前世是条鱼

为金光恨心打call

【喝醉惹的祸】(白尊者X宋书航)

文笔不好请见谅,只是一点脑洞,希望你们喜欢


过几天便是宋书航的生日,群里的道友们聚在一起打算给宋书航一个惊喜。


生日当天,宋书航是迷迷糊糊去到现场的,为什么是说迷迷糊糊呢?因为白前辈嫌解释起来麻烦又不想破坏道友们的惊喜,干脆对宋书航露出灿烂的微笑,而宋书航只能呆愣愣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褪成黑白两色,眼里只有明艳动人的白前辈,意识不自主地迷糊起来。


就这样白前辈牵着宋书航去到现场,白鹤真君暗自咬手帕,恨不得将书航的手砍下和他交换!好一会宋书航才回过神,他苦笑的用手抹了脸,要糟真的要糟!他感受到白鹤真君死死盯着他,目光饱含杀意,这不能怪他,他还只是个孩子、是无辜的阿!

 

主角到场后前辈们纷纷将自己准备的礼物递给宋书航,他被礼物砸到手软,有点懵,看宋书航茫然的表情,阿十六轻笑出声:「呆子。」

 

「阿?」

 

「群里的道友知道书航小友你今天生日,所以特地准备点东西要送你。」北河散人笑着替宋书航解惑

 

  宋书航一脸感激:「北河前辈谢谢你们!」

 

 北河散人笑着摇了摇头:「真要谢,谢白尊者吧,是他提议的。」

 

宋书航一脸感动的转头看着白前辈,白前辈虽然在和其他道友讨论下次要办什么比赛,但还是有感受到宋书航的目光,白前辈对他笑了笑后才转头回去。

 

黄山前辈早就布置好了酒宴,菜是出自他家仙厨之手,酒也全是好酒,这是书航小友踏入修真的第一个生日,怎么说也要办得盛大点。

 

这一夜,九洲一号群的道友,全都喝了个痛快,宋书航脸颊酡红、双眼越来越亮、像是有点醉了,白前辈第一次看到宋书航喝醉的样子,好奇伸出手指戳了戳书航的脸颊,恩,触感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

宋书航反应有些慢,以为白前辈有事要跟他说,所以将自己的椅子转过来面向白前辈:「白前辈,怎么了?」

 

白前辈没想道宋书航喝醉后会这么正经,一时间也想不到要对宋书航说些什么,只好抓起桌上的葡萄塞给他,宋书航接过葡萄后也默默的塞进嘴里,白前辈给他几颗就塞几颗。

 

他的脸颊鼓起来后,白前辈才停止塞葡萄的举动,塞了满满葡萄的书航慢慢咀嚼,狂刀三浪眼睛一亮,书航小友醉乎乎的时候特别有意思,虽然上次逗他玩差点被扛去火葬。

 

狂刀三浪用传音的方式和宋书航说话,「书航小友,你愿不愿意让白前辈开心?」书航朝着狂刀三浪的方向用力点头,看来诱拐书航小友的第一步成功了!

 

狂刀三浪用着像在哄骗小孩一样的语气诱导宋书航,「书航小友,人都不会排斥被别人告白,不信的话你和白前辈说你喜欢他,他一定会很高兴的。」

 

「我知道了,三浪前辈!」宋书航认真道,因为他喝醉了所以他并没有用传音的方式而是直接说出来,导致很多前辈的目光都放在书航小友和三浪道友身上。

 

狂刀三浪苦笑了一下,喝醉的书航小友虽然很好玩但火貌似要烧到他身上,宋书航摇摇晃晃起身蹲在白前辈的前面,一脸认真道:「白前辈待你长发及腰娶我可好?阿呸、嫁我可好?」

 

 此话一岀场面瞬间安静,只有书航一脸呆萌的蹲在白前辈前面,当所有人都以为书航死定了的时候,白前辈开口了:「好阿,我娶你。」

 

喝醉的情况下,宋书航的头脑已经不清醒了,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,只是一脸呆萌:「可白前辈你长发还没及腰。」

 

白前辈一脸淡定的施用增发术:「及腰了,可以娶你了。」宋书航点点头:「那我们是不是要去登记?」宋书航脑海中只剩一个念头,就是嫁给白前辈。


白前辈将书航扛起来,开启空间能力,朝着九洲一号群的道友们点头致歉:「我带书航去登记,我们改日在聚。」说完白前辈就带着书航离开了。

 

群里的道友们有点方,书航小友将自己卖给白尊者,白尊者也欣然接受了?这个消息量有点大,道友们纷纷提前离开,他们只有一个想法,想看清醒后的书航发现自己和白前辈领了证,丈夫那栏写着白尊者的名子表情会怎么样。

 

白鹤真君死死的瞪着狂刀三浪,都是他!如果不是他怂恿宋书航,宋书航就不会向白尊者告白,一切都是狂刀三浪还有宋书航的错!